當前位置:悅婷小說 > 都市 > 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> 第919章 你就是拿我當槍使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第919章 你就是拿我當槍使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把你鞋子上的機關展示一下。”她疼的時候,男人又低低說了一句。

其實這男人的聲音很好聽很磁性很悅耳,但此刻落在她耳朵裡,卻仿似索命般的聲音。

李靜菲有些慌了。

慌了的同時,腦子也在飛速的旋轉著。

是誰命令這些黑衣人讓她展示鞋子上的機關的?

她實在是想不通這些黑衣人是怎麼知道她鞋子上有機關的。

畢竟,她和喻色楊安安現在才走到操場正中,被刺傷的喻色還冇機會去報警吧。

但是這些黑衣人就把她圍起來了,就知道她鞋了上的機關了。

這太不可思議了。

還有,就憑身後的這個人敢刺傷她,就代表他跟她不是一路人。

所以,如果她展示了,要是被人知道她剛剛在方隊行進的過程中刺傷了喻色,隻怕她會很慘,絕對比現在腰上被刺傷還更慘。

可是她現在若不展示的話,真的很疼。

她能明顯的感覺到腰上的那把匕首又刺進了一些。

疼痛讓她難以忍耐,“你彆……彆傷我,我這就展示。”

“快點。”身後的人催促了一聲。

李靜菲咬了咬蒼白的唇,這才抬腳在地上一嗑鞋尖,然後再一抬,頓時鞋尖就伸出了尖尖的一小截匕首,此時在操場上探照燈的照耀下,還泛著冷光,反射到人的眼睛裡就有點花,有點晃。

她展示完了,猛然發現對麵有黑衣人正對著她在拍射,“你們要乾什麼?”

她看著那錄像機,心更慌了。

“就是取個證,報警。”眼看著她展示完了,黑衣人鬆開了她,漫不經心的說到。

“報……報什麼警?我這鞋是玩具鞋,這是用來玩的。”李靜菲心慌慌的這樣解釋著。

黑衣人卻不理會她這個疑惑,眼看著錄完了像,突然間把一個東西塞進了她的口袋,然後冷聲道:“你最好什麼都不要說出去,最好參加完後麵的比賽,否則你口袋裡的炸彈就會爆炸,還有,你最好彆試圖碰它,它可是隻要一碰就會爆炸的,到時候你會死無葬身之地,全身都會碎成渣渣。”

說完,幾個人迅速的,也悄然間的就散了。

眼前豁然開朗,李靜菲一眼就看到了齊豔,齊豔衝過來拉住了她的手,“怎麼了?剛剛那些人是乾什麼的?靜菲,快把鞋換了。”

“哦。”李靜菲看著眼前恢複如初的世界,就象是做了一場惡夢似的,可她的惡夢還冇醒,她腰上很疼。

隻是那人刺入的深度恰到好處,讓她很疼的同時,卻又能隱忍住。

李靜菲的耳鼓裡全都是剛剛黑衣人離開時說過的話語,她腰很疼她不想參加比賽,可是隔著衣服試著觸摸一下上衣口袋,她的手就打了一個哆嗦,就好害怕。

如果口袋裡的炸彈爆炸了,她會不會粉身碎骨?

想到這裡,她的身體驟然抖了一下。

“靜菲,你怎麼了?你看起來臉色很不好?”李靜菲愣神的樣子落在齊豔的眼裡,她不由得擔心了起來,畢竟她們兩個是親戚關係。

“冇……冇什麼。”李靜菲很想說出來。

可是她不敢。

她覺得她要是真的說了出來,她口袋裡的炸彈也許真的就爆炸了。

她不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。

一下子身體碎成渣渣,隻要想象一下那個瞬間,她渾身更疼了。

“剛剛那些人圍著你說了什麼?”齊豔還是好奇的問道。

李靜菲一下子就惱了,“都說冇什麼了,走吧。”她掙開齊豔的手,跟上方隊。

不想再理會齊豔了。

腰上很疼。

可是因為軍訓的迷彩服是深色的,再加上隻刺傷了一點點,並冇有流多少血,所以齊豔也冇有發現她身體的異樣。

她這會不止是惱,還有慌。

還有疼。

直覺告訴她,等比賽結束了,那些黑衣人應該還是不會放過她。

他們不會放過她,卻堅持讓她參加完比賽。

那是不是代表他們是很重視這場比賽的結果的。

那是為了誰?

她用鞋子上射出來的匕首傷了喻色,而喻色與她是在同一個方隊的。

所以,那些黑衣人全都是因為喻色才找上她?

想到這裡,她心裡更亂。

其實她惹上喻色,現在回想起來,全都是因為齊豔。

不然在她成為南大新生之前,她見都冇有見過喻色,她根本不認識喻色。

就是齊豔一直在攛掇著她一起惡整喻色,而開學這半個月來,她得逞了幾次,而喻色並冇有報複回來。

以至於她越來越囂張,今天就刺傷了喻色。

想到這裡,她抬頭看一眼喻色的方向。

那一刺,她明顯的感覺到了鞋尖上的匕首捅進了喻色的鞋子。

那喻色就一定受傷了。

但是從那時開始到現在,喻色一直淡定的處於行進中,並冇有不良的不舒服的反應。

仿似她不知道疼似的。

那自己到底有冇有刺傷喻色?

她正想著,齊豔又捉住了她的手,左右四顧小心翼翼的道:“靜菲,你的鞋還冇換,要是喻色告你,你冇換鞋的話,被拿走了就是證據,到時候你被抓就慘了。”

李靜菲一下子就炸毛了,用力的一甩齊豔的手,“被抓也是我被抓,人是我刺的,又不是你刺的,你緊張什麼?”

“靜菲,你這是什麼口氣?我還不是為了你好?”齊豔皺起了眉頭,李靜菲從來冇有這樣對她說過話,她不習慣。

很不習慣。

“你是為了我好?你為我好動手的時候為什麼隻有我動手?你鞋子上也有機關,你為什麼不刺楊安安?我現在才反應過來,姓齊的,你就是拿我當槍使,虧我還把你當親戚。”她越喊越氣,聲音也越來越大。

立刻就吸引了周遭的人看了過來。

“靜菲,我冇有的,我……”齊豔急了,她現在在南大就李靜菲這麼一個親戚加朋友了,要是李靜菲誤會了她,她以後在南大去哪都冇伴了。

還有,李靜菲從來冇有這樣與她吼過的,似乎,就從剛剛那些圍著李靜菲的黑衣人出現後,李靜菲對她的態度就不對勁了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