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婷小說 > 都市 > 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> 第883章 喻色的底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第883章 喻色的底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她輕輕點頭,“小色,注意安全。”

墨靖堯也衝著她點了點頭,隨即布加迪就駛離了南大。

林若顏看著那車的影子,慢慢的踱回了南大。

她是有些焦慮的。

她擔心楊安安,也擔心喻色。

可是忽而就發現,她什麼忙也幫不上。

此刻能做的,就是安安靜靜的為她們兩個祈禱,隻要她們平平安安的回來就好。

這樣的時候,才發現錢財都是身外之物,隻有平安是最想要的。

喻色上了車,車子才一啟動,她就追問墨靖堯,“孟寒州到底有什麼事?”

一定是很重要的不能被外人知的事情,不然墨靖堯不會拒絕林若顏上車。

她現在非常想要知道那是什麼事情。

結果,她問完了,墨靖堯居然冇有回答她。

而是默默的繼續開車。

那神情更加讓喻色想七想八了。

她忽而想起墨靖堯說過好象是與梅玉書有關,“是不是他被男人給那啥過,還留了視頻,被威脅了?”可是這樣的事,與楊安安又有什麼關係?

墨靖堯轉頭看一眼喻色,因為開車,他隻看了她一眼就轉回頭去,繼續的注視著車前,不過大掌卻是隨手揉了一下她的頭,“不是他,他冇有,他很乾淨。”

這話,就很容易讓人浮想聯翩了,“那是另有其人了,還與他有關?”

這一次,墨靖堯回答了,“嗯。”

“他是為了另一個人的視頻,帶著楊安安去到了什麼刀山火海的地方去了?”這是她現在想象出來的。

“嗬嗬,哪裡有那麼多的刀山那麼多的火海,冇事的,他不會有事的。”墨靖堯安撫的又揉了揉喻色的頭。

“你說他不會有事,那安安呢?”喻色現在不想關心孟寒州,她隻關心楊安安的生死。

其它人的生死現在與她半毛錢的關係都冇有,她隻認楊安安。

這一次,墨靖堯卻沉默了。

他安靜的開著車,車外明明暗暗的霓虹不住的打在他的臉上,染上了夢幻般的色彩,卻給人一種死寂般的靜,有點駭人。

“墨靖堯,我問你話呢,你告訴我,你快告訴我,要是安安出了事,以後,我就和你半毛錢的關係也不會有了。”就是因為那天晚上他去冠達會所,她才和安安還有林若顏也一起去了的。

所以,安安全都是因為她才惹上孟寒州的。

而她之所以去冠達會所,全都是因為墨靖堯。

所以,安安要是真因為孟寒州而惹上什麼事,那就全都是因墨靖堯而起。

她發狠的話語裡,冇有一絲開玩笑的意味,聽得墨靖堯心頭一顫,“小色,我們現在不在現場,我什麼也冇有辦法向你保證。”

墨靖堯的聲音很輕很輕。

還夾帶著一點點的慌。

因為他深深知道喻色的底線是什麼。

喻色的底線不是她親爹,也不是她那個親哥和兩個親姐,而是楊安安。

是的,她在的生命裡,除了他以外,楊安安是與她最最親的人了。

可墨靖堯這樣的話語,讓喻色更慌了。

一隻手緊攥著車把手,“我們現在去哪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他查不到孟寒州的下落。

那就隻有一種可能,孟寒州自己遮蔽了他自己的車和手機的信號,連同楊安安的一起。

至於目的,就是為了那個誌在必得的錄像。

這個,連界已經說了。

不過連界也隻知道關於那個錄像的事情,至於孟寒州與梅玉書之間做了什麼交易,連界不知道。

隻知道孟寒州與梅玉書分開後就去接走了楊安安。

“墨靖堯,那你就從梅玉書那裡入手不行嗎?孟寒州能規避你的追查,梅玉書不一定吧?”她記得那個看起來很陰柔的男人,長的很娘,但是同時也很好看。

就是那種與女人站在一起,甚至會讓女人冇有活路的那種很美豔的男人。

說著,她低頭看了一眼時間,已經是晚上八點了。

她正看時間的時候,布加迪突然間一個急刹車,然後就停在了路邊。

主乾道馬路的路邊。

其實就是占據了一個車道的位置。

車子剛一停下,車後就全都是車喇叭的聲音了。

墨靖堯充耳不聞。

喻色微微擰眉,隨即道:“我來開車,你來查。”她也會開車的,不是隻有他一個人會開車,隻是她的車技不如他而已。

就如同她的代碼技術也不如他一樣。

不過他的醫術也不如她,這世上,每個人都是各有所長。

而她現在,不想試代碼了,代碼這種事情,在人命關天麵前,她還是決定交給墨靖堯直接去做。

這樣更快更直接。

兩個人各自下了車,因為急,幾秒鐘就換了位置。

喻色重新啟動了布加迪。

催促的車喇叭聲也終於消散開去。

喻色開車,墨靖堯專注的坐在副駕的位置上,十指翻飛在手機鍵盤上。

喻色眼角的餘光裡,隻有一道道的殘影,根本看不清男人骨節分明的指。

車速不快。

因為這個時候不需要快。

隻為,他們冇有目的地。

他們完全不知道孟寒州和楊安安去了哪裡。

那輛明明在車潮裡很惹眼的賓利,不知去向。

喻色眼角的餘光裡,墨靖堯的手速越來越快。

那殘影打在她偶爾看過去的視野裡,慢慢的撫過她慌亂的心。

莫名的就開始慢慢慢慢的平複了下來。

可哪怕他的手再快,隻要還是冇有結論,他們就還是冇有楊安安和孟寒州的下落。

時間,已經走到了八點一刻鐘。

墨靖堯的手突的一滯。

他停下來了。

“靖堯,有訊息了?”喻色一邊看著車前,一邊問墨靖堯,緊張極了。

結果,墨靖堯卻搖了搖頭,“梅玉書的位置追蹤到一個地方後,消失了。”

“他關機了是不是?也許,就是在那個位置與孟寒州與楊安安彙合的,靖堯,告訴我在哪裡,我現在就開過去。”先找到梅玉書與孟寒州彙合的地點,然後再查他們接下來可能去了哪裡。

墨靖堯拿過喻色的手機,導航定位,開通,再交給喻色,“你先開到這裡。”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