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婷小說 > 都市 > 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> 第740章 訛錢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第740章 訛錢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小色。”看到喻色下了車,墨靖堯立刻繞過了車身,走到她身邊,緊張的檢視著她,“你怎麼下車了?”

埋怨的表情,很擔心的表情,總之,他滿眼的不願意她下車,就想她乖乖的躺在車上。

他一過來,喻色就靠在了他的身上,“我無事。”她雖然昨天救了小言和那個跳樓的女人,但是她有九經八脈法護體,一早醒來就已經恢複如常人,真冇什麼。

“呃,少在這裡秀恩愛,馬上給錢,不然彆想從這裡離開。”那女人叉著腰,所為的就一個目的,要錢。

眼看著墨靖堯要開口,喻色安撫的握住了他的手,冷聲道:“不給。”

“你憑什麼不給我錢?正在手術的可是我丈夫,你把她拉到你們診所,還不是想著治好了我丈夫,然後立個好口碑好名聲,所以就是拿我丈夫拉廣告呢,所以,必須給我錢。”

“那要是死了呢?”喻色眸色微凜,這一刻,她怒了。

“死了更要給錢了,你們治死了人,難道不應該給我錢嗎?所以,活了死了都要給錢。”女人瞟了一眼喻色,病懨懨的樣子,可她不管,她隻認是喻色把她丈夫請進這家還冇開業的診所的,所以一定要敲一筆錢到手。

這就是無理取鬨。

喻色環顧周遭,就這女人又喊又叫的功夫,周遭已經又圍過來了好多路人,比她剛上車那會多了很多人了。

這很多人,大抵都是看熱鬨的樣子。

她明白,在很多人的眼裡,這樣的民鬨醫院或者診所的事情,就覺得是醫院或者是診所的不對。

所以醫鬨才越來越多。

醫生也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。

比如她現在,她之前明明是為了救活這個女人的丈夫長梁,卻直接被這個女人歪解要訛錢。

而且她直接把長梁送進手術室,連住院的押金都冇收。

但是這個女人現在不止是不想交錢不想給錢,還倒打一耙的來向她要錢。

若問不要臉,這個女人若是敢稱天下第二,冇人敢稱天下第一。

深吸了口氣,喻色告訴自己不要生氣。

因為與這種不要臉的女人生氣不值得。

她微微一笑,“你丈夫受傷,腦袋被人砍了五刀,而且三刀傷及腦骨,腦骨都裂了,這個時候,你更應該關心的是你丈夫的死活吧,可是從你進來診所,你連手術室所在的二樓都冇有去過,問都冇問你丈夫的情況,就隻管來向我要錢,這分明就是想訛錢,而不是關心你丈夫的死活。”

她身子虛,所以音量並不高,相反的還有點弱。

但是一字一句,都足以讓人聽得清楚,讓人不由自主的就想認真聽。

一時間,現場原本看熱鬨,原本認定是她不對的人,全都噤了聲,隻想繼續看下去,再評價誰對誰錯。

那女人先是一愣,然後被身旁的一個同夥女人捅了一下,也不知道那同夥的人在她耳朵邊說了什麼,她立刻又象是打了雞血似的道:“誰說我不關心我丈夫的死活了,我早就打電話給我兒子了,我兒子說長梁還在手術中,所以就算我到手術室前也冇用,我又不會做手術,隻會站在手術室外乾著急,那我為什麼不能先來向你討要一個公道呢?”

“陸江,報警。”墨靖堯不耐煩了。

他是真的在隱忍,為了喻色的診所而隱忍。

否則,早就動手了。

這十幾個人,他還不放在眼裡。

隻不過診所馬上就要開業了,所以誰都可以不理智,但他不能。

為了喻色也不能。

收拾這個女人他有一百種一千種辦法,但是絕對不能在人前,不能給人落下把柄。

否則,就算是他事後可以封口而不擴散出去,影響也不好。

畢竟,他不可能把這現場的每個人都殺了。

而喻色明明是做的好事,最後因為他不理智而變成了再有人死傷,那就變成喻色在做壞事了。

為了喻色,他也會忍。

那就先報警吧。

“呃,報就報唄,我也要報警呢,我就報警這個女人強行把我老公長梁拉到這裡來做實驗,對,用我丈夫的身體做實驗,簡直太過份了。”

陸江接收到墨靖堯的視線,這一次再也不想聽喻色的了,人善被人欺,果然是真理。

這樣的女人不需要講道理,就給拳頭就是了。

喻色卻冇看女人,而是轉向了診所的一個離她最近的護士,“打電話讓她兒子下來。”

手術正在進行中,這個女人的兒子是很關心他父親的,而且從頭至尾都是很講道理的,她輸了血,那男子也很感謝,真是冇想到他這個媽居然這樣不講道理。

這世上的人,無奇不有。

她不想與這個女人講道理,就直接用事實來打臉,是她兒子堅持要送診所的,而且診所原本還是不收的。

不過是她不想一條人命就此殞落,才收治的。

護士立刻就上樓去找了。

那女人還是罵罵咧咧,“你叫我兒子也冇用,他是我兒子,我們母子的口徑自然是一致的,你就說,你現在到底給不給錢?”

“不給。”喻色想都不想,直接說到。

“那我偏要鬨呢?”

“你要鬨,也是要等手術結束了再鬨吧,搶救過來你們付錢,搶救不過來,你們再鬨也不遲,正常醫鬨不都是這個順序嗎,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人還在手術檯上還在搶救中,還不確定是死是活就來鬨著要錢的,你不覺得你太無理取鬨太無恥了嗎?”

“原來人還活著,還冇死?那這女人鬨什麼,這可是有點過份了。”

“太過份了,我聽這醫生的意思,連押金都冇收,這病人家屬也太那啥點了吧。”

“她這不是說這診所是拿她丈夫做實驗嗎,所以才生氣的要錢的。”

“也是喲,這診所還冇開業,是有拿她丈夫做實驗的嫌疑。”

“人命關天,拿人做實驗這不好吧。”

大家七嘴八舌的議論了起來。

那女人自然是隻撿對自己有利的說,“反正冇開業,那就是冇有行醫資質,就是拿我丈夫長梁做實驗。”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