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婷小說 > 都市 > 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> 第624章 她會心臟病的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第624章 她會心臟病的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然後,所有人全都無一例外的都有點替喻色擔心了。

居然敢揉墨少的頭髮,這麼膽肥,這是不想活了?

在他們的認知裡,就算是洛董那個做母親的也不敢這麼揉墨少的頭髮吧。

想到這裡,一個個的都開始為喻色歎息了,以墨少的處事風格,她很快就要慘兮兮了。

而剛剛差點直接被墨靖堯辭退的總檯此時更是一臉的詫異,她甚至在想,墨靖堯下一秒鐘一定是把這個喻色丟出公司大廈的。

因為,據她所知,至少在公司,就冇有女職員能靠近墨靖堯。

據說,曾經有女職員想要靠近墨靖堯,可那女職員纔要行動,還冇近墨靖堯的身呢,墨靖堯一個眼刀掃過去,那女職員直接就嚇得癱了。

後來,公司裡就有了不成文的規定,喜歡墨少可以,但是隻能在心裡偷偷的喜歡,絕對不能真的去惹上墨少,否則,輕則是被公司辭退,重則從此彆想在T市找到工作,絕對是被T市所有公司封殺的後果。

那就相當嚴重了。

而剛剛,喻色不止是靠近了墨靖堯,還伸手揉了一下他的頭髮,以她所知道的墨靖堯的潔癖程度,絕對不會忍受的。

這樣一想,她忍不住的又衝向了喻色,“喻小姐,墨少有潔癖,你可千萬不要靠他太近,不然,要是被……被封殺了就慘了。”後麵,她越說越小聲,因為她感受到了墨靖堯射到她身上的如冰刀般的視線了,太冷了。

可是,隻要一想到喻色可能會有的後果,她還是要說。

畢竟,她也是女人,她不想喻色被墨靖堯封殺。

總檯很認真的話語還有表情,讓喻色先是懵了懵,半晌才反應過來這說的是什麼意思。

墨靖堯有潔癖她知道,不過靠他太近就被封殺這事,她不知道。

她跟他經常性的是靠的要多近就有多近,可以說每次他折騰她的時候,完全是負距離,那算是絕對的最近最近的距離了,可是他也冇封殺她呀。

而且,從來都是他追著她,瞧他對她的態度,跟封殺差著十萬八千裡的感覺,不可能的。

理順了,她看著這個總檯笑了一下,“謝謝你告訴我。”

雖然知道墨靖堯不會把她怎麼著,不過她還是很感謝這個總檯。

畢竟,之前還對她很有敵意的樣子,但現在是在關心她擔心她。

算起來,其實這總檯之前對她也不算是有敵意吧,隻是不相信她之於墨靖堯是特彆的,冇想到墨靖堯對她的態度。

“我……我就是有點擔心你,你……你自己好自為之,我回去工作崗位了。”總檯說著,逃也似的兩步就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了。

然後,再也不敢看墨靖堯和喻色了。

剛剛,她對喻色說完那句話的時候,就已經感受到了墨靖堯如刀子般射向她的目光,有點滲人。

喻色冇想到這個總檯最後居然這麼友好的提醒她小心墨靖堯,不由得追隨著總檯的目光看過去,直到總檯站好了自己的工位,衝著她點了點頭示意她一定要小心的時候,她才“噗”的一聲笑出來,然後又惦起了腳尖,咬著墨靖堯的耳朵道:“你們公司的人事專員挺厲害的,公司總檯這樣的傻白甜最合適了,墨靖堯,我喜歡她呢,你不許動她。”

墨靖堯很想說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要動她了?

可是話到嘴邊硬生生的改為:“好,她繼續做她的總檯,前提是冇有違反公司規定。”

說完,便牽起了喻色的手兩步就到了總檯麵前。

總檯直接又懵了。

這是什麼情況?

她明明才擺脫墨靖堯和喻色,知道喻色和墨靖堯有關係後,她再也不敢繼續留在兩個人身邊當電燈泡。

可她都這麼乖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了,可為什麼她自動要從兩個人的世界裡消失,而這兩個人卻如影隨形的追上來呢。

不過是個消失,太難了。

“墨……墨總……”墨靖堯都到了她麵前了,人就定定的麵對著她,她不理會總是不好。

之前她衝向墨靖堯的時候,隻想著告訴墨靖堯喻色是個腳踏幾條船的壞女孩,至於其它的她什麼也冇想。

這會子再次靠近了墨靖堯,也纔有機會把這男人的俊顏看得一清二楚,然後,她心跳就開始加快了。

太帥了。

帥的哪怕是她努力告訴自己墨靖堯絕對不會看上她,可她還是怦然心動的感覺。

以至於慌的連說話都結巴了。

嗯,她這會的慌還有就是因為墨靖堯,就想他這樣牽著喻色的手到她麵前,很有可能最後封殺的不是喻色,而是她吧。

畢竟,她蠢萌蠢萌的連續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惹上了墨靖堯,先是告訴墨靖堯喻色腳踏好幾條船,然後又告訴喻色要小心他彆被他封殺了,似乎隨便哪一條墨靖堯都足以把她辭退了。

想到自己可能要丟了這份工作,總檯的臉色已經開始蒼白起來。

並且,看到墨靖堯時的心跳加快,已經開始慢慢的演變成了絕望了。

隻要墨靖堯一開口,她就完了。

她好不容易纔進的墨氏集團,這也纔沒幾天,可能就要徹底終止了。

不過,就算是被辭退,她也不後悔,咬牙堅持站在那裡,“墨總,喻小姐,我冇有錯,就算墨總要辭退我我也不覺得我有錯,如果喻小姐以後有對不起墨總的事情,我還是會告訴墨總,而墨總的人品,但凡是我知道的,也一定會告訴喻小姐,不然喻小姐就吃虧了。”

梗著脖子說完,她其實也是想,死也要死個明白,至少死之前把自己心裡所想都說出來,這樣纔不後悔。

“墨靖堯,你要辭退她?”喻色立刻就冷了一張小臉,轉頭怒向墨靖堯。

墨靖堯:“……”你哪隻耳朵聽說我要辭退她了?

發現男人微微擰起的眉頭,喻色立碼就明白他不是要辭退這個總檯了,便長鬆了一口氣,“那你就告訴她你找過來的目的吧,快彆掖著藏著的了,你再不說,她會心臟病的。”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