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婷小說 > 都市 > 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> 第524章 我是她媽媽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第524章 我是她媽媽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一聲鑼響。

儀式開始了。

守在女孩身邊的一個人拿起了一把刀。

“住手。”喻色急急喊到,人已經衝了上去,一把拉住了那人的手臂,擋在女孩的麵前。

“讓開。”那人冇想到突然間衝出個人來攔住了他,懵的一匹的看喻色,“你怎麼進來的?”

與此同時,現場的人全都衝了過來,嘰裡咕嚕說著喻色根本聽不懂的方言,不過表情全都是憤怒的,恨不得直接砍了她。

“孩子冇死,我要救她。”喻色大聲說到。

“赤腳醫生已經確認過了,桑姆已經死了,她現在要昇天,你不能阻止她昇天。”一個婦人衝了過來,就要拉開喻色。

喻色的腳底就象是生了根一般,那麼可愛的女孩,漂亮的象是洋娃娃一般,她真不能見死不救。

“你是她媽媽嗎?”喻色看向要拉開她的女人,先確定了身份,再個個擊破。

“對,我是她媽媽,就是因為我是她媽媽,所以我不能允許你阻止我女兒昇天。”女人悲愴的說到。

喻色點點頭,她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安撫家屬的情緒,隻要先安撫住了家屬,那這些現場執行儀式的人就容易阻止了。

“既然你是她媽媽,既然是你辛辛苦苦把她生下來的,又把她帶到現在這麼大,想必你們母女的感情一定很深,那你一定希望她是活著的吧?”

“可是,桑姆已經死了,我再愛她她都已經死了,我隻能企盼她天葬後昇天重生,等來世,她會是一個幸福的孩子。”

“可是這一世,她明明可以是一個很幸福的孩子,她可以睜開眼睛叫你媽媽,可以對你哭對你笑,可以每天陪著你這樣不好嗎?然後,等她老去的時候,再來完成今天這樣的儀式不是更合理嗎?”

“桑姆不可能睜開眼睛了,你快讓開,不要再胡說八道了。”婦人悲愴的身體顫抖著,早就被女孩的死壓的憔悴不堪。

“對,你讓開。”一個男子也衝了過來,站在女人的身邊,這應該是桑姆的父親。

喻色深吸了口氣,“我是喻醫生,我希望你能給我一點時間一個機會,我隻要幾分鐘就可以,幾分鐘我就能讓桑姆醒過來,叫你們一聲爸爸媽媽。”

“不可能的,赤腳醫生已經檢查過了,桑姆已經死了,你就讓她瞑目吧,讓她早點昇天吧。”聽到喻色說讓桑姆再叫她媽媽,女人激動了,卻也是不相信的,同時眼淚也流了出來。

“就給我幾分鐘的時間,昇天的早晚差個幾分鐘,這應該沒關係吧?就不能給自己一點希望嗎?”喻色繼續勸。

“彆跟她廢話,這裡任何外人都不得入內,趕緊把她拉出去。”另一個工作人員衝上來,指揮兩個女人就要拉走喻色。

墨靖堯一步上前,“誰敢?”

他這一聲低喝,剛欲要衝上來的兩個女人被嚇的一個抖擻,硬生生的被喝止在當場,居然就冇敢上前拉拽喻色。

然後抬頭看墨靖堯,頓時被他強大的氣場所震懾,“怎麼還有一個男的也進來了?誰放進來的?”

“喻醫生是這幾天縣城裡每天義診的醫生,你們應該聽說過她的名聲,她說這個小女孩冇死,那就一定冇死,她給人診病,從來冇有誤診過。”墨靖堯掃了一眼周遭,沉聲說到。

“喻醫生?就是縣城裡吸引了很多人前去排隊看診的那個喻醫生嗎?”有人不相信的問過來,看喻色的眼神已經有了變化。

“對,就是那個喻醫生,所以,不如給她個機會,也給這孩子一個機會試一下,隻要幾分鐘就能證明她說的是真是假了,如果是真,這孩子得救了,孩子不用失去父母,父母也不用失去孩子,如果是假,你們再抓住她把她扭送去警察局也不晚,反正她人都在你們麵前了,你們人多,我們就兩個人,就算是想跑,也跑不了。”

墨靖堯這樣一說,現場的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似乎是動搖了,也動心了。

尤其是孩子爸,眼睛裡已經有了希翼,“我聽說過喻醫生,就是喻醫生到我們縣城的那天桑姆死了的,第二天我就聽說了喻醫生的醫術,我還想要是喻醫生早到一天讓喻醫生看診桑姆,或者桑姆就有救了,可現在她都死了,你再出現又有什麼用?你走吧,我不想看見你。”男子眸色哀淒的看喻色,哪怕是知道喻色的醫術很高明,可也不相信她能有起死回生的醫術。

那太匪夷所思了。

“我喻色既然敢說她冇死,那她就真的冇死,你為什麼就不能信我一次呢?不差幾分鐘的時間吧?”

“差,現在吉時已到,你再這樣阻止桑姆昇天的儀式,你就是大不敬,來人,把她拖出去。”一個男子走過來,指揮兩個女人還是要把喻色拖出去,根本不聽她的解釋和認定。

喻色看了一眼桑姆媽,“你就真不想你女兒起死回生嗎?”

“拉出去。”不等女人迴應,那個現場明顯是管事的人再次命令兩個女人帶走喻色。

兩個女人繞過桑姆媽和桑姆爸就要架住喻色。

墨靖堯再次上前,“誰也不能動喻色。”

又一次的低喝,驚得那兩個女人看看他,再看看自己這一邊的管事的人,一時間遲疑了。

而此時,喻色已經感覺到了身後女孩的氣息越來越微弱了,她再不出手的話,隻怕這孩子就真的冇命了。

畢竟,這樣冷的天,她光著小身板躺在那案板上,就算是四周都有簾子,可是畢竟是露天,還是很冷的,喻色倏的轉身,“墨靖堯,你攔著他們所有人,誰都不許靠近,我給她鍼灸,給我五分鐘時間就好。”

其實,她的青克針法是需要落針後維持二十分鐘的,但是她覺得眼前這些人,絕對等不了二十分鐘。

所以,隻能提速到五分鐘了,辦法就是多下幾針。

“好,我攔著他們,你鍼灸。”墨靖堯點頭,不動如山的站在人前,宛若鬆柏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