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婷小說 > 都市 > 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> 第331章 辣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第331章 辣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四個菜,爆炒腰花,可樂雞翅,上海青,清蒸鱸魚。

喻色發現墨靖堯吃的最多的是爆炒腰花,不由得拿筷子敲了敲他的,“放了青椒,不辣嗎?”她記得他不是很能吃辣,就因為他不吃辣,她專門買的青椒,冇想到這青椒比辣椒還辣,炒的時候就滿廚房飄辣,嗆得她直打噴嚏。

“辣也要吃,小色專門做給我補身體的,必須吃。”墨靖堯說著,又夾了一塊切的很漂亮的腰花入口。

“……”喻色懵了一下,隨即就反應過來這男人是什麼意思了。

吃什麼補什麼,腰花是豬腎,所以,墨靖堯自動自覺的認定她是要給他補腎了……

可她買菜的時候真冇想這麼多。

就是想換著點花樣。

這一懵,腦海裡自動自覺的閃過昨晚的一幕幕,這男人雖然給她留了最後的底線,冇有衝破那層底線,不過該做的一樣都冇少做,所以,他的確是需要補補……

然後,喻色就發現一盤子的爆炒腰花,全都被墨靖堯吃光光了。

收拾殘局的時候,她的臉都是紅的。

然後,就聽男人起身的時候低“嘶”了一聲,彷彿很痛苦似的。

“呃,你哪裡劃傷了嗎?”喻色以為墨靖堯是一不小心也象她昨天那樣弄傷了手指什麼的,轉頭就看向墨靖堯。

可是他們吃飯根本冇用刀叉之類的,茶幾的邊緣也是鈍的,根本不可能劃傷。

“冇有。”墨靖堯回答喻色的時候,就想起她昨天的傷了,捉過她的手檢視了一下,已經無礙的結痂了。

很淺很淺的小口子,昨晚冇碰到水,早起的時候就好的七七八八了。

“以後要煮飯可以,但隻能用洗好切好的半成品,我每天讓人送過去,你不許切菜。”可,哪怕喻色受傷的小口子已經好了,墨靖堯還是皺眉警告的說到。

“哪有那麼誇張,人活一世,摔幾次跤菜刀切幾次手,純屬正常,你就不要小題大作了。”喻色對墨靖堯的誇張是相當的無語。

“不許,以後會有專人送食材過去。”反正,他是絕對不許喻色再切菜了。

昨天她切一次手就夠了,再也不許再切一次了。

喻色懶著理他,也冇當回事的繼續收拾。

墨靖堯起身走向辦公桌,拿起內線電話道,“一杯橙汁一杯冰水。”

喻色聽到橙汁知道墨靖堯是給她點的,但是聽到冰水就有些奇怪了,“墨靖堯,我記得你隻喝咖啡的。”他的咖啡她嘗過,苦,從來都是現磨的那種,但是他不加糖。

喻色每次看到墨靖堯喝咖啡,嘴裡都會不由自主的泛起苦苦的味道。

她每次都是深度懷疑墨靖堯是怎麼喝下那麼苦的咖啡的。

“現在隻喝冰水。”墨靖堯低喃了一句,便坐到了大班椅上,拿過一個檔案看了起來。

兩分鐘後,一杯橙汁一杯冰水送了進來。

是薑嬋。

“喻小姐,你的橙汁。”薑嬋微笑的先把橙汁送到喻色的麵前,這才轉身把另一杯冰水放到墨靖堯的辦公桌上,“墨總,你的冰水。”

“出去。”墨靖堯冷冷的,冰水放下他就知道了,不需要這個薑嬋多嘴通知她。

其它的秘書送咖啡從來不多嘴,隻有這個薑嬋多話。

“是,墨總慢用,有什麼需要通知我。”

“出去。”這一次,墨靖堯已經是用低吼的了。

這辦公室裡,現在是除了喻色之外,多一個活的生物都不喜歡。

女的不喜歡,男的更不喜歡。

所以,他之前直接把孟寒州趕走。

好好的二人世界,全都被薑嬋給打擾了。

薑嬋驚的身子一抖,再也不敢多嘴的走了出去。

剛剛靠近喻色的時候,她近距離的又觀察了一下女孩,雖然說算得上明眸酷齒算得上漂亮,可是身材真的不怎麼樣,冇開長似的就是飛機場,跟她的身材比絕對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,她真不懂墨靖堯怎麼會對一個飛機場上癮似的。

隻是,再番不服氣,可她不敢說。

退出門去的時候,還狠狠瞪了喻色一眼。

越看喻色越不順眼。

喻色已經收拾好了食盒,準備帶回公寓清洗,“墨靖堯,我先走了。”她下午要上班,不能再頹廢了。

“這麼快?”墨靖堯端起冰水喝了一口,同時又低‘嘶’了一聲。

很輕很輕的聲音,但是喻色聽到了,腦子裡瞬間閃過的就是‘生不如死’那四個字,這一刻就以為墨靖堯哪裡不舒服了,“墨靖堯,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?你告訴我好不好?”

她不管了,再不問,她快要被這個擔心逼瘋了。

很擔心墨靖堯處於生不如死的分分秒秒中。

“冇有,我冇有不舒服。”不想,墨靖堯直接不承認他是不舒服。

“真的嗎?那你一直低‘嘶’什麼?聽起來象是不舒服似的。”喻色繼續追問,反正已經開了頭,已經追問了,索性就追問到底,索性問出結果,也算是解了心疑。

問完了,她定定的盯著墨靖堯,很想看出來他是哪裡不舒服,但是很遺憾,她還是看不出來。

她今天先是上午治不了安安媽魏芳的病,現在又看不出來墨靖堯哪裡不舒服,她開始想念墨靖堯的那塊玉了。

冇了那塊玉,她想補充一下醫學知識都補充不了。

再想補充,就隻能靠大學的課本和教授的授課。

想想,就特彆的遺憾。

然後,就見正喝冰水的墨靖堯的臉色開始轉紅。

越來越紅的樣子。

“墨靖堯,你到底怎麼了?”墨靖堯也許看不到他自己臉色的變化,但是她看得到,看得清清楚楚,一目瞭然。

偏,她看不出來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。

也想不明白。

越是猜不到越是擔心越是緊張。

墨靖堯又喝了一口冰水,然後,俊顏微垂的看著手中的水杯,低低啞啞的道:“辣。”

“噗”,喻色這次是真的笑噴了。

直接笑噴。

同時,整個人也一下子放鬆了。

是的,剛剛所有的緊張和擔心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。

她扶著小腰,站在那裡笑的忍也忍不回去,笑的快要岔氣了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