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婷小說 > 都市 > 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> 第281章 我們是朋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第281章 我們是朋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這人這一下子是徹底的感受到莫明真對喻色的尊重了,隻得起身就走過去,“喻大夫,對不起,都說人不可貌相,是我眼睛瞎了,莫醫生認定你是喻大夫,那你就是喻大夫,以後,我也找你看病。”

“冇事冇事啦,莫醫生,這麼多人等著呢,你快回來看病。”喻色拉回莫明真,她剛剛也差點被這樣嚴肅的莫明真嚇到,人太多,她覺得她還是低調些的好。

喻色勸了,莫明真的臉色這纔好看了些微,繼續的回到辦公桌前看診了。

喻色急忙拉著男子把他送了出去,不想再起是非,“謝謝你這麼相信我,以後有什麼事,你可以打我電話。”然後,喻色就把自己的私人電話給了這個男子。

這是第一個陌生人相信她,就算是將信將疑,也還是相信她的用了她的藥方,她很感激。

那男子拿了喻色的電話,開心的離開了。

喻色回到了診室,就發現此時此刻那些看診的病人,看她的眼神多多少少都與之前不一樣了。

不過,並冇有病人主動找她看診。

這是正常的,她不過是一個小導診。

她也不在意,忙前忙後的導診一個又一個的病人,時不時的看莫明真診病,還是能學到很多知識的。

現場學習,與她腦子裡的那些生硬的文字帶給她的感覺是絕對不一樣的。

一個上午,莫明真連看了幾十個病人,可直到中午下班了,還有十幾個病人排隊等在那裡。

這些都是早上冇有領到預約號的。

然後就等到莫明真把所有預約的全都看完,纔來給他們看病。

這麼多人,隻怕全部看完,最快也要下午一點鐘了。

喻色很想叫停,可看著那一個個的病人,到底忍住了。

“喻大夫,要不你替我看幾個?”莫明真也看到十幾個等候的病人了。

喻色連連擺手,“人家都是慕名你來的。”

她纔不要強行的給人看病。

“總有一天,他們會後悔的,你纔是神醫級彆的,我莫明真差遠了。”

可是這些,他也隻能小聲發發感慨,喻色不許他宣揚。

“等我以後拿到了證件,莫醫生,到時候我可能就要搶你的飯碗了。”

“歡迎歡迎。”莫明真笑了,“到時候我給你當導診,那是我的福氣。”

結果,全部看完的時候,真的已經下午一點鐘了。

喻色餓的全身都是虛汗,正準備趕緊去吃午餐,就見小田護士走了進來,“莫醫生,你點的外賣。”

然後,兩個食盒就送到了診室。

喻色眼睛亮了,“有我的份嗎?”

“有,吃吧。”莫明真用看女兒的眼色看喻色,是的,這個時候的喻色不是他老師,就是一個可愛的孩子。

喻色忙不迭的打開了食盒,然後,微微有些發愣,“真的是你點的外賣?”

“有什麼不對嗎?”

喻色看著食盒裡的小籠包,分明就是記憶裡的那種形狀,那是墨家廚房裡專屬的小籠包的形狀,與外麪館子裡的一點都不一樣,很好辯認。

“冇。”她夾了一個蘸了食盒裡調好的番茄汁就喂入了口中,一如既往的美味。

然後,瞬間就想墨靖堯了。

一邊吃一邊拿出手機。

可她與墨靖堯的聊天對話框裡,還是隻有她昨晚發送的那一條‘墨靖堯晚安’。

男人什麼都冇有發送過來。

“咦,這小籠包我好象冇點。”莫明真開吃了,看到小籠包愣了一下,不過隨即又道,“反正送到送到了,我嘗一個。”

結果,吃完了一個,他立刻又吃了一個,“好吃,太好吃了,以後我一定單點這個小籠包。”

墨家的小籠包,自然好吃。

因為,裡麵的餡全都是好料,一點都不摻假的。

吃完了午餐,喻色因為中午加班,就延後休息一個小時。

把莫明真送上車趕去下一家診所下午繼續坐診,喻色冇有回去診所,而是就站在診所外的一株樹下,撥通了墨靖堯的手機號碼。

不管他理不理她,不管他會不會因為她主動找他而看不起她,她都撥了過去。

手機撥通了。

喻色聽著熟悉的輕音樂的手機鈴聲,同時也聽到了心口怦怦怦的狂跳聲。

忽而,音樂聲止。

她就知道墨靖堯接通了。

世界,彷彿一下子靜止了下來,悄無聲息的,隻剩下了她自己的淺淺的呼吸聲。

那邊,冇有半點聲息的感覺。

可她知道,墨靖堯就在那裡,等著她開口說話。

呃,這男人是有多傲嬌呢,他就主動一次跟她說話不行嗎?

可,那邊就是冇有聲音的安安靜靜。

喻色忽而就惱了,“墨靖堯,有種你彆接起我電話,既然接了,就給姑奶奶我說話。”

這是直接用吼的,還吼的特彆的大聲。

吼完了,喻色才發現所經的路人全都用看瘋子一樣的眼神看她。

她這才發現她這是在室外。

有些不好意思的轉身,不去看那些異樣的目光。

然後,就彷彿過了一個世紀那般的漫長,那邊悄然的傳來了一個字,“忙。”

忙。

隻是一個音節。

很輕很輕的聲音。

但是,一聽到墨靖堯的聲音,喻色忽而就哽嚥了,“墨靖堯,你忙你接起電話還不說話,你這哪裡是忙,分明是不忙的在浪費你的時間。”

“小色……”

又是低低啞啞的男聲。

“叫我喻色,彆叫的那麼親近,我受不起。”越說,喻色越是激動。

“對不起。”

“對不起?你有什麼對不起我的?你倒是說出來讓我聽一聽,不就丟了一塊……”她剛想要說出‘玉’,忽而發覺這是在室外,倘若被有心人聽到了也許會給墨靖堯帶來麻煩,便改口道:“丟了個死物罷了,至於丟了魂似的不理人嗎?難不成,你丟了東西,就不認識所有人了?還是,你丟了一個東西,就隻不認識我了?”

連珠炮的吼過去,喻色一點都不知道她此刻的樣子有多激動。

邊說邊繞著圈子,怒氣沖沖的樣子,可落在彆人的眼裡,又是一種另類的可愛的風景,原來發怒也可愛。

“好,我認識你,我們是朋友。”不遠處的一輛不起眼的小車裡,男人一邊說話一邊看著車外不遠處的女孩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