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婷小說 > 都市 > 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> 第181章 不俗,很仙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第181章 不俗,很仙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兩個人上了小島。

喻色才知道這裡遠不是農家小院那麼普通。

隻有外牆是農家院的感覺。

進了裡麵就有一種穿越到古代的感覺。

雕梁畫棟,層層帷幄,喻色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現代款的褲裝,還是高考那天墨靖堯送她的呢。

“這裡有漢服,全新的,要不要試試?”靳崢摩拳擦掌的提議道。

“那你也換嗎?”

“行,一起,捨命陪美人,媽寶男豁出去了。”

喻色就笑了,她發覺與靳崢在一起很舒服的感覺。

他總是能照顧到她的情緒。

與墨靖勳的邪裡邪氣不一樣,他更陽光,更溫暖,就有種鄰家大哥哥讓她可以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感覺。

“靳少,這位小姐,漢服在那邊的展示廳,還有其它年代款的,都可以挑選。”迎賓小姐迎了上來,為喻色和靳崢介紹了起來。

“就漢服吧。”喻色就覺得靳崢與自己是同一類人,她喜歡漢服,他居然提議的也是漢服。

大抵,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漢服吧。

穿在身上行雲流水般的感覺。

喻色挑了一套淺紫的顏色。

她還冇換上,靳崢就大喊她俗。

喻色也不管。

她今天就想俗氣一把。

在靳崢的麵前,俗就俗唄,她很放鬆的就把他當哥。

一紫一藍,各自換好出來的時候,喻色美美的照著鏡子,“崢仔,俗嗎?”

“不俗,很仙。”

於是,喻色美美的轉了一圈,“麻煩幫我拍個視頻。”

靳崢很專業感的真的給喻色拍了視頻,不止視頻,還有照片。

拍好就穿越進了包廂。

喻色舒服的坐到了椅子上,“靳少,本小姐要喝酒。”

“店家,一罈女兒紅。”靳崢煞有介事的喊了一嗓。

喻色就笑的前仰後合,連眼淚都笑出來了。

一邊笑一邊檢視著靳崢拍的她的視頻。

靳崢連拍了好幾個,她剪剪剪就剪出了一段自己喜歡的。

然後,就發到了朋友圈。

同時配字:美穿到了楚漢,尋一個如意郎君配一罈女兒紅。

發送完了,喻色就發呆的坐在那裡看著這一條朋友圈。

還不到五秒鐘,就有十幾個秒讚了。

還有留言。

楊安安一個人就占了五條。

“漢穿了?”

“漢穿的讀後感是這樣式的嗎?”

“速速報上如意郎君,否則我直接對你有意了。”

再是其它人的,全都是星星眼的評價。

她靜靜看著,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直到靳睜的點讚出現了,她纔回神的緩緩抬頭,“呃,你拍的視頻,你這是給你自己點讚嗎?”

“不不不,點的是美色,不是視頻的質量。”靳崢笑道。

“算是識相,給姐斟酒。”

真的是寫著‘女兒紅’三個字的酒罈子,打開來,酒香四溢的。

喻色越發的覺得自己真的漢穿了。

“來,喝酒。”

發了條資訊給詹嫂,祝許交給詹嫂了,她今天就撒歡的浪。

也才發現,好久冇有這樣放鬆了。

就連杯子裡的酒,都是醇香醇香的。

一抬頭看出去,十裡荷花,粉的紅的白的紫的,朵朵都是一個美。

這樣的地方用餐,也就是靳崢這樣的豪門貴公子才能想出來吧。

絕對的享受。

菜也是靳崢點的。

她不愛吃甜,但是這裡的菜哪怕是放糖了,也好吃。

很農家的味道。

先是八道菜,靳崢點的時候,喻色就想這得多浪費呢。

她和祝許兩個人四個菜都要剩一半。

結果,菜上來的時候,喻色才發現自己錯了。

這裡的每一道菜都堪稱精緻。

是的,就隻能用‘精緻’來形容了。

太少了。

感覺就是一人一口就吃光光了。

於是,第一道菜上來隻用了三分鐘,靳崢隻吃了一口,剩下的就被她吃光光了。

好吃。

第二道上來的時候,喻色就緩下了速度,不然她覺得都是她一個人在吃了。

她的速度,靳崢都不好意思下筷了。

輕抿了一口酒,“靳崢,謝啦。”

“客氣,媽寶男也就這點水平,你彆嫌棄。”

“不不不,你這水平相當不錯了,我很滿意。”好象是第二次被一個男人請吃飯,喻色忽而發現,墨靖堯就從來不會找這麼清幽雅緻的地方請她吃飯。

這一想起,忍不住的又貪了兩口女兒紅。

其實入喉已經冇什麼感覺了。

她酒量一向都差。

隨便喝一點就要多了。

想到這裡,抬頭看靳崢,“我要是喝多了,你要負責把我送回公寓去。”

因為蘇木溪,她選擇相信靳崢。

“好,這一杯既止。”靳崢說著,揚了揚酒杯也喝了一口,隨即就把桌子上的酒罈子提了下去。

那樣子,彷彿怕她成了醉鬼似的,滿臉的戒備。

喻色自然是知道自己的酒量的,其實靳崢不拿下去,她也不會再喝了。

畢竟是白酒,很容易就醉了的。

一邊吃著,一邊賞荷,喻色再也冇再看手機。

因為,不想再看。

靳崢的點讚和留言都有了,也冇有那個男人的。

連她自己都有點迷糊了,居然會那麼的期待墨靖堯給她留個言點個讚。

可惜,男人就是不點讚也不留言。

喻色隻剩下了吃吃吃,賞賞賞。

卻是最慢的龜速。

坐在這包廂裡看著一望無際的荷,她突然間就不想回去市區了。

就這樣的浪一下,挺好的。

高考結束已經有三天了,這居然是她第一次出來浪。

畢竟同學們都是滿朋友圈的旅遊的照片,她這是小巫見大巫。

她這幾天唯一亮眼的是現在的她身上的漢服。

靳崢的手機響了。

他接了起來。

喻色繼續吃吃吃,偶爾抿一口酒,小小的一口。

“喻色,一個朋友過來了,我過去打個招呼。”靳崢接過了電話,說到。

喻色一揮手,“去吧,過會我也給蘇阿姨打個電話,彙報一下情況。”

“我媽的電話我來打,我來彙報,喻色,你不許打。”

“哈哈,你怕什麼?怕我告訴蘇阿姨我愛上你,非你不可纏上你了嗎?放心,我不會的。”她可是清清楚楚的記得他自黑是‘媽寶男’的事情。

靳崢有些急,“喻色,真不用你打給我媽,我會自己跟她說的。”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