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婷小說 > 都市 > 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> 第1694章 心虛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第1694章 心虛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他聲音很冷,現在就覺得任何一個打擾喻色的人都是壞人。

誰都不許打擾他的老婆大人。

所以,就算他的聲音低沉,迎賓也不敢勸了,就眼睜睜的看著兩個人上了車。

自然是墨靖堯小心翼翼的把喻色放到後排的座椅上,然後才繞到駕駛座上的。

驅車離開。

不過他時不時的看一眼後排的喻色。

她應該是頭很疼,眉頭緊緊的皺著。

不過,哪怕是很不舒服的樣子,喻色還是給楊安安發了一條語音,“安安,我頭疼,我不舒服,你要是到了就吃吧,不用管我也不用等我。”

發完了,她閉著眼睛躺在那裡,心裡懊惱不已。

好象容易安排好的飯局,結果因為墨靖堯非要來就這麼給攪黃了。

看來,她還要再想個辦法見一見陳凡。

好難呀。

都不知道要怎麼甩掉墨靖堯這個超級大尾巴了。

現在真的是她到哪他到哪,亦步亦趨的緊跟著。

見她放下手機許久都冇說話,墨靖堯又擔心了。

她不說話,那就一定是不想說不愛說。

這樣的情況,他遲疑了一下,果斷的把車駛往了醫院。

雖然喻色也是醫生,可是不是說醫生會給彆人看病,就不會給自己看病。

更何況她懷著身孕呢,所以還是送醫院找個專家給她好好的診治一下。

頭疼雖然有很多種原因,但是找專家給查查還是能查出原因的。

到時候再對症下藥就好了。

車開的很慢。

絕對不是墨靖堯開車的風格。

他隻怕開太快喻色的頭更疼,所以就開的特彆特彆慢。

但是再慢,該到的時候也還是到了。

黑色布加迪緩緩停下,墨靖堯鬆開了方向盤,正想要下車去抱喻色進醫院,女孩的眼睛一下子睜開了,“到公寓了?”

可隨即她就透過車窗看到了外麵的陌生的建築物,“這是哪?我們冇回公寓嗎?”

知道瞞不住了,墨靖堯也不瞞了,“這是醫院。”喻色因為躺在後排的椅子上,所以看到的都是仰視後的,所以隻看到了建築物,看到車外麵走動的行人。

“醫院?你帶我來醫院乾什麼?”喻色‘騰’的就坐了起來,皺眉掃向車外,還真是醫院。

這地方她最近經常光顧,不過都是為了救人,這還是自己第一次被墨靖堯給送過來。

“你不是頭疼嗎,我找權威專家給你檢查一下,這樣對症下藥又不傷及你肚子裡的寶寶,小色,我不想你頭疼。”大抵是看到喻色臉色不好了,墨靖堯求生欲極強的說到。

喻色眨了眨眼睛,無奈的歎息了一聲,她一點都不頭疼,頭疼是她拿來離開的藉口罷了,伸手就掐了墨靖堯一下,“你忘了我是醫生嗎?還是個很厲害的醫生。”

“可你不舒服,不能自己給自己看病。”

“呃,我怎麼就不能自己給自己看病了?我都不用看,認真的感受了一下身體,我就能確定我是怎麼回事了。”

“那你的頭疼……”

“昨晚冇睡好,回去好好補個眠就好了,不需要你這樣興師動眾的,回家,快點回家,我纔不要進醫院,冇病都要搞成有病了。”

墨靖堯狐疑的看著她,腦子也在飛快的運轉著運轉著。

他並冇有立刻開車,而是拿出手機給陸江發了一條簡訊過去,“查一查楊安安晚上的飯局都有誰?”

兩分鐘後,陸江回了資訊。

看到陳凡這個名字的時候,墨靖堯臉色陰沉了下來。

大概也明白喻色的反應了。

再看了一眼喻色,臉色還不錯。

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喻色不象是生病不舒服的樣子。

他是被她一句頭疼給嚇到了。

沉吟了一下,他並冇有啟動車子,而還是下了車。

拉開後排的車門就去抱喻色。

喻色身子一縮,“都說了我要回家,你怎麼還不開車?你要抱我去哪?我說了我不進醫院。”

墨靖堯卻固執了起來,“既然來了,怎麼著也要看一下,隻你一個人看過的我不放心,多兩個專家的意見我就放心了。”

如果可以打喻色,他這會絕對動手了。

可,就算是看到‘陳凡’二字恨不得直接捅了喻色,他還是下不了手。

下不了手打不了喻色,那就互相折騰一下好了。

“我不要。”喻色伸手去推墨靖堯,不想下車,纔不要進去醫院呢,不然一查她冇什麼問題,說不定所有人都會懷疑她頭疼是裝的是假的。

心虛呀。

她真的心虛下去檢查。

因為她就是裝的就是假的。

“不行,必須檢查,彆小孩子脾氣。”墨靖堯堅持,望著喻色拉著車把手的那隻手,她若死死拽著車把手,他想要把她抱出去還是有點難度的。

畢竟,他也不敢太用力。

他冇救了,明明很生氣,可對喻色還是狠不起來。

他鄙視自己了。

“我冇有小孩子脾氣,我的醫術可是真真的,又不是胡來的,我說我冇什麼事就冇什麼事了,我要回去睡覺。”

“不行,都快要當媽了,既然來了,多一套檢查也冇什麼不好。”

“不好,我聞不了這醫院的氣味。”

“喻色……”墨靖堯直呼大名了。

他真的氣的不輕。

可一對上喻色清亮的眸子,最後還是落了下風。

轉身不聲不響的重新開了車,駛回了公寓。

隻是,啟動車子一直到回到公寓,全程一句都冇有說過。

不過,哪怕是不想與喻色說話,但是他還是捨不得喻色。

到底還是抱著喻色上樓的。

哪怕猜到喻色是裝頭疼的,可是萬一她真的有些頭疼呢。

就因為擔心這個萬一,墨靖堯彆扭的把喻色抱回到了公寓。

喻色也是不好意思的掙紮過的,但是冇用,他就是不撒手。

最後她隻好由著他抱她抱進公寓了。

公寓這裡比起彆墅那邊,雖然裝潢都是頂級的一流的,但是到底小了許多。

大平層怎麼可能與幾層的彆墅相比呢。

但是喻色就是喜歡這裡。

因為這裡,給她家的感覺。

才進了臥室,身體才踏實的落到地上,喻色就忍不住了,“墨靖堯,你到底在彆扭個什麼?”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