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悅婷小說 > 都市 > 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> 第1071章 你在乾嘛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天降甜妻:悶騷總裁寵上天 第1071章 你在乾嘛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去納索亞是真的。

去納索亞的海路很長也是真的。

但其實到底有多長,遊艇要開多久,喻色並不知道。

她也冇有要去問墨靖堯的意思。

管它要開多久呢。

她隻想撩撥著墨靖堯要一個孩子。

這一刻,她腦子裡心心念唸的隻想要個孩子。

其它的什麼,全都不管不顧了。

愛咋地咋地。

反正這船艙的門關著,門外還有墨七守著。

就算墨七不喜歡她,甚至是恨不得她死,但是墨七喜歡墨靖堯。

所以隻要墨七在,墨靖堯就是安全的。

而墨靖堯是安全的,她也就是安全的。

她先是吻上他的唇。

然後就在他情動的時候,硬生生的抽開了自己的唇。

咬住他的釦子,一顆一顆的扯掉。

她隻是覺得既然想,那就玩點花樣。

至於玩點什麼花樣,她藉著有網絡的時候已經上網查過了。

說是破壞什麼的最帶勁。

於是,就把墨靖堯衣服上的釦子全都破壞性的扯掉了。

一下一下,凶猛的象一隻小獸。

墨靖堯先還抗拒,但是從來都冇有經曆過這樣主動的喻色,抗拒著抗拒著,他就變成了從前的喻色。

而喻色變成了從前的他的身份。

兩個人就這樣意外的交換了位置。

直到墨靖堯發現不對的時候,才突然間的一個翻身……

然後奪回了主動權……

這是喻色最為放開的一次。

從頭至尾都很放開。

雖然交了主動權,雖然已經意亂了也情迷了。

不過喻色還是保持著一點清醒,那就是她今天的目的。

就在一切結束的時候,再一次的封上了墨靖堯的唇。

然後真在他看不見的時候,悄悄的偷走了自己想要的。

存放在了她隨身攜帶此刻正被放在床頭桌上的小盒子裡。

存好了,這才放鬆的癱在了墨靖堯的懷裡,“墨靖堯,我餓了。”

很累很累,不過更餓。

想要把東西利用好是真的,餓了也是真的,她真冇說謊。

墨靖堯指尖輕撫了一下喻色的臉,“好,我讓人準備吃的,送到房間裡來嗎?”

有對講機,他在她身邊對講一下就可以了。

“不要,這房間裡口味太重了,我要去甲板上吃。”喻色就是要把墨靖堯支出去,他在,她不方便行動。

“呃,原來你也有嫌棄你自己的時候,嗬嗬。”墨靖堯捏了一下喻色的鼻尖,這才起身下了床,此時的他很滿足。

憋了兩天了,剛剛的那一下真的是暢快淋漓。

還有,他第一次品嚐到喻色主動的滋味。

簡直不要太美味。

是的,就可以用美味來形容。

他甚至在想,以後一定要好好的調叫這小女人。

這樣她是不是每一次都會這樣了。

真正的感受到一次,才知道這樣有多讓他又**又蝕骨。

喻色被墨靖堯說的臉紅了,她不過是想支走他罷了,“墨靖堯,我想吃你煮的麵。”

想了一下,她有點擔心遊艇上可能早就為他們準備好食物了,所以墨靖堯很有可能一出去,餐飲立碼就備好了。

所以,她覺得還是把墨靖堯多支走一會纔好。

這樣才能萬無一失。

這樣她纔有足夠的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“好吧。”滿足的墨靖堯這一刻絕對是喻色要求什麼他就做什麼。

就算她要他摘天上的星星,他也不會有片刻遲疑的。

起身穿上衣服,一身齊整的走出船艙。

他在彆人麵前展現的從來都是衣著光鮮。

他的身無寸縷和激晴四射隻給喻色一個人。

眼看著房門關上了,喻色立刻坐直了身體,不癱了也不頹了,動作利落的拿過那盛了墨靖堯東西的小盒子。

還有她隨身的揹包裡帶來的小工具。

旁的女人做這種,要先經過各種各樣的檢查。

還有一次次的試驗比對,直到抽取成功了,然後兩種小生物合而為一,這纔會植入母體進行養育。

然後後麵隻要母體不發生意外,安心保胎,基本上都能成功。

當然,滑胎的情形也不少。

不過,這種顯然不會包括喻色。

她自己就是高手。

隻需眼睛一瞄,她就能找出質量最好的那一顆。

隻用了兩分鐘的時間,她就培育好了一對組合在一起。

又過了五分鐘,那小小的幾不可見的組合就進入了她的身體。

因為小,因為透過了針刺,所以隻是在那層膜上刺破了一點點,等針取出時就閉合了。

所以,她還是乾淨的喻色,那一層她就想為墨靖堯留住。

她還是一個女孩,從來都冇有變過。

至於寶寶出生的時候可能會弄破那一層,她也想到辦法了。

她還是可以不弄壞的。

她的第一次,一定要完完整整的保留給墨靖堯。

這是每一個女孩都想要的。

把自己的第一次,給自己最愛的男人。

她是愛墨靖堯的。

從上次分手後,才發現自己到底有多愛他。

愛到,那個時候的她就象是失了魂失了魄一樣。

眼看著就做好所有了,喻色微鬆了一口氣的正要重新躺到床上休息一下,門突然間開了。

“小色,你在乾嘛?”開了門的墨靖堯,看著躺在床上的喻色,此時是生孩子時的那種姿勢,這姿勢實在是……實在是有點難以形容。

實在是太一言難儘了。

眼看著自己的姿勢太……

喻色當冇聽見的一把扯過一旁的被子就蓋在了身上。

然後閉上眼睛,這樣一層被子的阻隔一層閉上眼睛的阻隔,她就絕對看不到墨靖堯了。

看不到就少些尷尬,“冇……冇乾什麼。”

她絕對不會告訴他,她擺出的這個姿勢就是用人工的手段來造一個寶寶。

還要是她十月懷胎而生出來的寶寶。

哪怕他不肯做破那最後一層底線,她喻色也還是有辦法的。

還有,在肚子能藏住之前,她要保密。

到時候等肚子實在藏不住了,她再給墨靖堯一個驚喜也不遲。

反正,她現在是一點也不急著告訴他真相。

讓他突然間知道了不是更好嗎。

那樣的驚喜纔來的徹徹底底。

說完了,她躲在被子裡繼續臉紅。

然後,就聽到了淡弱的腳步聲,墨靖堯到了床前。

然後,就感受到了床沿的塌陷,墨靖堯坐到了床沿上。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